独善其身

Nov19

抛弃他?还是把他救下来?

2008 职业

有一个登山队在登中国的喜玛拉雅山,登到一半的时候,发现了另一个登山队遗留下的一名奄奄一息的队员,这时这个登山队长要做一个决策:我们这十几人走到半山腰了,是把这个人抬下去,破坏我们登山队的计划,还是把这个人放在这儿?因为这个人又不是我们队的。

一个企业往前冲的时候,必然要遇到一些道德和社会责任问题,你作为一个总裁,你该做什么决策?你完全可以说我牺牲这个团队的目标来拯救这个队员,把他抬到山下,咱们从头再来,你也可以对其视而不见,仍其在雪地上呻吟,自生自灭,你带着你的队员继续你的登上计划。

这个故事是哈佛商学院的一个经典案例故事,每一届的学生在第一个学期要都要听这个故事,每个新生第一个星期要谈的也是这个故事。

 

我并非哈佛商学院的学生,仅是广东某个角落的某一名不见经传的商学院的学生而已。相比众多的精英,我是相当卑微的,但是,这样的出身,并不影响我对企业管理的兴趣,并不能妨碍我对经典案例的思考,也并不能封住我这张欲罢不能的口。

马克思的哲学观说了,矛盾有主要矛盾与次要矛盾之分。解决主要矛盾是当务之急!那么,从这个案例上来讲,于大局形势来说,登山是主要的任务,应当先解决,而救人是次要的。我这么讲,我是会遭人道主义的谴责的。但是,成大事者当不拘小节!大的成功,一定会有小的牺牲,这是不变的定律!正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资本主义社会的发展历史就是最好的佐证,早期资本主义的资本原始积累,马克思说它是一个血淋淋的过程。这是无可否认的,从资本主义的生长历程来说,这是必不可少的。在我们看来,这也是违背道德。但是从历史的角度上看,它却是资本主义国家的一个成长基础。在我们国家的改革开发中,似乎也有相同之处,譬如,“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然后带动大部分分,一起富起来”这也是异曲同工的吧。在这里撇开了一个绝对公平价值观的判断,将目标放在经济建设的层面上,这个举措在现阶段来讲,有很多的事实,能够证明,它还不是错误的。

解决完了主要矛盾,那次要矛盾怎么办呢?一部分人富了起来,那穷的那部分人怎么办呢?资本是血淋淋的被积累起来了,但是被榨干血液的那部分人怎么办呢?

解决这个问题,众多方案中,有一个比较有名的,叫“社会反哺”的方案。如现在很多发达西方国家,他们是很注重社会福利和公共事业的建设的,因为过去做出了对社会大众的剥削,现在他们必须作出补偿。来弥补他们的所作所为。我们也是一样,在改革开放中先富起来的人,也应该反过来反哺社会,为后富者做些贡献,不能一味的摄取,这是为社会的安定,也是一个道德行为的体现。

再回到故事中,假如我是总裁,我是不难下决定的,我可以留下一两个适当的队员,来照顾那个登山队遗留下来的队员。其他队员按原计划行动。这其实是一个企业对资源调控的问题了,比如说,要留下什么样的队员,要留多少个队员,要给他们哪些资源等等问题,都要对整个现有资源进行周密的统筹与计划,作为一个总裁,如何在这其中选择平衡点,是需要做出一番努力与思考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