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善其身

04

你“注意力障碍”了吗

2011 生活

你是不是习惯于阅读越来越短的信息:从博客到论坛,再到微博,是不是对信息长度的“忍耐力”越来越差?你是不是开始习惯“多任务”的工作,在文档、即时通信工具、网页、微博之间快速切换?甚至,你无法集中注意力在一件事情上,对所有东西都失去兴趣。如果是这样你就要注意了,也许你患上了“注意力障碍”,也就是所谓的“网络注意综合征”。

拖延狂一计划,上帝就笑了

只要坐在计算机前,很容易就忘了自己要做什么,因为总会有比手头的工作更刺激,或更有趣的事情冒出来。

文_ 咪蒙

我是一个严谨的人,在豆瓣我只参加了三个小组:“我们都是拖延症”、“我又荒废了一天”以及“请假借口研究所”。

最近,“我又荒废了一天”小组正在庆祝组员突破了8万人,而“我们都是拖延症”小组虽然也有好几万会员,可惜活生生误入了歧途。按理说,这应该是一个攀比拖延业绩的狂欢地,但他们居然一脸严肃地探讨如何战胜拖延症,活像一个戒毒互助会……

说起来我也不算太拖拉。两年前我答应一个朋友帮她写篇稿子—是的,我还没写,但能怪我吗?她没有认真催我啊。每次我假装抱歉地跟她提这事,她都说,不急,不急。明知道我是拖延界天后,礼义廉耻是属圣诞老人的,一年只能出来一次,怎么能对我搞儒家温良恭俭让那一套呢?

据说日本漫画界拖稿大神富坚义博(又称“富奸义薄”)因为拖稿把编辑气得心脏病突发,他的超人气漫画《HUNTER》时断时续全凭高兴,有时候因为迷上PS2游戏就休载几个月,只有外星人才知道下一次复出是哪天,害得粉丝被他搞得人格分裂,一边祈祷他长命百岁别像《蜡笔小新》的作者一样人都挂了漫画还没连载完,一边又恨不得他在日本地震期间被震死了算逑,大家得个了断。

能把编辑啊粉丝啊搞得这么人不人鬼不鬼,当事人一定很HIGH很得意吧?你错了。

大部分拖稿狂天天活在催稿的阴影中,听到电话响就心惊肉跳害怕是催稿,上MSN怕被编辑抓到只能鬼鬼祟祟玩隐身,微博只敢看不敢发怕被说有时间更新没时间写稿,编造的拖稿理由千奇百怪什么手指软组织挫伤、眼压高导致间歇性失明,更夸张的连意外怀孕不小心流产这种扯淡借口都搬出来了——还有比这更猥琐的生存状态吗?

问题是,拖延的精髓就在于意志瘫痪,明知怎样做是对的,就是做不到。

我曾经发过一条微博,“不得不说,我还真是天赋异禀。不管正事多么紧要,时间多么紧迫,我都可以把自己所能想到的所有玩乐比如看剧集、综艺节目和电影,逛豆瓣和天涯、滚动玩微博等,直到确认所有地方都实在没有搞头的时候,才肯乖乖投入到十万火急迫在眉睫的重要事件上来。永远拖延、永远无耻、永远不知轻重……”无数人跟帖表示愤慨,因为我抢了他们的台词。

拖延时我们选择一个“挡箭牌”往往不是因为它更有趣,而是因为它不是我们应该做的那一样——哪怕《康熙来了》主题超无聊,微博上全是装B青年的废话,也要硬着头皮在这些破事上虚耗。

我对自己说,11点就动笔,然后就11:42了。12点开始!转眼间0:39了。好吧,1点一定一定写!终于,天亮了。这下不写不行了,但拖延狂都知道,玩的时候永远精神矍铄,而一旦终于决定要做正事了,就会困到想死。

让上帝发笑其实很简单,拖延狂把自己的计划告诉他就好。

互联网的邪恶在于,它制造了海量诱惑—给一个色鬼发大把惹火美妞,这不是考验人性么,而人性就是除了诱惑什么都能抵抗。

以为海量信息给我们增加了各种可能性,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而写《送你一颗子弹》的刘瑜就说,你怎么知道不是海阔凭鱼呛,天高任鸟摔呢!

美国一个科技作家麦琪·杰克逊写了本书,悲观又绝望,叫《分神:注意力的涣散和黑暗时代的来临》,他认为人类很可能沦为半人半机器,因为我们被各种信息吸引,永远处于走神状态。

英国作家阿兰·德波顿就是个走神专家,他说只要坐在计算机前,很容易就忘了自己要做什么,因为总会有比手头的工作更刺激,或更有趣的事情冒出来。

有时候很羡慕古代拖延狂。

你看雨果,写稿时干脆一丝不挂,让仆人把他的衣服全部藏起来,这样他就不能出去玩只能乖乖写稿了。放现代,正好可以在家跟妞们视频裸聊。

而文艺复兴时期的全才达·芬奇为自己拖拖拉拉一事无成而悔恨,作为画家、音乐家、哲学家、发明家、生物学家、地理学家、建筑工程师……他本来打算发明机器人、直升机、温度计和坦克的,结果都没实现,连绘画作品都不超过20幅。呃,让他上网试试,这家伙没准儿一头扎进Gay网、耽美小说和恋母论坛不可自拔。

正当我的拖延症愈演愈烈时,某天,家里网络莫名其妙出问题,罢工一整晚,我一气之下写了1万2千字的稿子,第二天编辑很惶恐,问,你受了什么刺激?

看吧,治好拖延狂,就跟减肥一样,关键是得对自己狠。像挥刀自宫一样挥刀断网,让必须随时上网查资料的狗屁借口见鬼去吧。

就连这篇稿子,我只拖了一天就交稿了(如果不是iPhone能玩微博看天涯社区我还能再提前点),对此,我很羞愧。

本来嘛,一篇关于拖稿的稿子,最佳的结局不就是版面开天窗,在空白页面上留下几个大字“作者拖稿中”吗?

做一只“特立独行的猪”更难了
社交网络让人类社会更容易产生“趋同”的意见。我们太容易从网上获知“别人怎么想?别人喜欢什么?”,而逐渐失去了自己的想法。

文_悠扬@科学松鼠会

斯坦福大学的精神病学教授Elias Aboujaoude在他今年二月出版的《虚拟的你:E型人格的危险力量》一书中认为,长期浸淫在网上会最终改变一个人的秉性。

经过数年对互联网使用的研究,他和同事发现有约2500人因不当使用网络而患上了强迫症(OCD)等各类精神疾病。

他极其赞同《浅薄:互联网如何影响我们的大脑?》一书作者Nicholas Carr的观点:互联网的信息过载除了给我们带来信息的便利,也会让我们产生强迫的人格,缺乏耐心,注意力涣散。互联网,可能让我们患上“网络浅薄综合征”。

这并非是空穴来风。近年来心理学家和神经学家的研究发现,过分依赖网络的信息收集方式会阻碍我们理解和消化信息的能力,甚至从长远的角度将影响我们的学习能力。

康奈尔大学的心理学家Helene Hembrooke就做了这样一个实验。他让学生分为两组,一组学生上课时被允许上网浏览网页,另一组学生则被要求在听讲时把电脑合上。

课后,他对学生上课的效果做了一个测验,结果发现被允许上课时浏览网页的学生听课效果明显低于不浏览网页的学生。即便有些学生浏览的是与课堂内容相关的网站,他们的听课效率也没有因此而提高。

另一项研究发现,和传统的课本学习相比,使用网页学习的效果也大打折扣。

不可否认,互联网对我们生活产生了巨大的正面影响,沟通和获取信息的途径变宽了,也变得更加迅捷。

但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处理信息的方式也发生了潜移默化的变化:我们习惯于阅读越来越短的信息,对信息长度的“忍耐力”越来越差;长篇大论的文章越来越被我们抛弃,传统媒体早已被“短平快”的网络媒体远远抛在了后面。

虽然短小精悍的信息带给我们无可比拟的信息量,但我们也因此减少了思考的深度和从长文章中可以获得的思辨的快乐。我们抛弃了深刻的思考方式,想法也越来越“浅”。

有了网络,依靠Quora、Wiki和Google,我们可以轻易地找到问题的答案,或是别人如何看待某个问题。

著名作家和人类学家Michael Crichton认为,社交网络让人类社会更容易产生“趋同”的意见。我们太容易从网上获知“别人怎么想?别人喜欢什么?”,而逐渐失去了自己的想法。在互联网时代,做一只思想深邃,“特立独行的猪”,可能是一件更难的事情了。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发展心理学家Patricia Greenfield在《科学》杂志中提出警告:

当我们使用计算机和智能手机等电子设备快速浏览网页时,大脑在不停地被训练着进行快速但浅薄的加工过程,这可能会极大地影响我们思维的深度、批判性思维的能力和创造性。特别是过多接触互联网,可能会影响我们下一代形成健全,富有创造力的思维。

越来越多的人倾向于一种“多任务”的工作方式,在不同的媒介间进行着切换。

心理学家发现,这种互联网“多任务”甚至会让人们患上类似“注意力障碍”的心理问题。斯坦福大学的一组研究者就发现,互联网的多任务者甚至在非网络任务中的能力也有所下降:他们无法从复杂的信息中提取重要的内容,所有的东西都会让他们分神。在注意力受到严重影响的同时,还大大削减了思考的能力,让思维变得更难以深入到复杂的层面。

“多任务”的影响不仅是行为层面的,它还会影响我们的生理系统和大脑,降低思维的深度。

在一项由加州大学的Gloria Mark主持的研究中,同时处理多任务的人虽然工作时间更短,但工作的效果也更差,焦虑感和压力感也更强,这将进一步影响他们的思维效率。

加州大学的心理学家Russell Poldrack还发现,当人们专心在一件事情上时,新的信息能够很好地存储到大脑与记忆有关的海马区;但当人们进行多任务时,大脑的纹状体而非海马会参与到新信息的处理中,这样的处理方式会显著减慢思考的过程。

半年看不完一本书

梁爽 空乘人员??? 微博时间:8个月

梁爽是专门飞长途的,每个月大概有2/3的时间在空中度过。2010年,她读完了包括《罗斯福总统自传》、《从平城到洛阳》、《凶年纪事》,东野圭吾系列,张大春系列等20余本书。

开了微博后,梁爽就发现离不开它了。上飞机前一秒都在刷微博,在旅店也是可以足不出户地一边看电视一边刷,“在空中飞行的那段时间变得难熬起来,”梁爽说,“以前看书的时候即使再好看的书,也没试过这么坐立不安”。

梁爽现在的包里有一本《我们台湾这些年》,这本书看了半年还没有看完,“每次我都强迫自己要认真看下去,但是真是翻个两页,就完全读不下去了,”梁爽说,“即使眼睛盯在字上,也完全接受不到这些字反映出来的东西,有没有字,都像盯在木板上看一样。”

热得快冷得更快

于浩然 广告公司策划总监? 微博时间:18个月

于浩然在微博上会关注“解救儿童”“两会观点”“云南地震”“救狗事件”这些社会热点。

“能做的不多,发表下意见总是可以的。”只是,时间一久,于浩然发现,事情正在发生的时候,会刻意地关注,而且会非常用心地评论,但是当事情过去,首先微博本身已经不再出现热点,而即使有人重提的时候,自己和大家的热情都在减退,“比如解救孩子那会儿,我都转了好多条,而且看那些转发都在上万甚至数十万条,但是最近,我又看到了一条这样的微博,但已经没有了当初那种‘一看到就马上转’的感觉了,”于浩然说,“但后来我想想还是得转吧,于是翻了好几页才翻到,然后一看,转发人数还不到500。”

不刷屏不自在

小冉 艺人宣传? 微博(开心网)时间3年

“只要不是在陪艺人和开会,任何时候,我必须能刷到微博,不然会浑身不自在。”

有一次因为处理一个突发事件,小冉打了一通长达70分钟的电话,挂线后第一件事,是在网页上打开自己的微博,然后一直翻页。网络版规定10页就没了,而最旧的消息是距离现在55分钟,直到今天小冉回想起这件事还是感觉遗憾:“老觉得有15分钟的东西被刷掉了,也不知道刷掉的是什么。”

小冉关注了500个人,她会花几乎所有工作外的时间来看这些信息,甚至半夜醒来喝水,“要看自己最关注的人,比如是行业巨头的,同行领袖”。

“很多时候不是说要看什么,也不一定是微博,就是觉得时间空出来很奇怪,非要做些什么事,不做不舒服。”

审稿就是找关键词

宁愿 电子杂志主编?? 微博时间 14个月

宁愿的交际网基本上是在微博中建立的,私信交换联系方式,从最基本的回复、评论开始。她一般就会飞速地浏览140字,然后给出第一个判断,通常是“很有趣”、“太让人生气了”、“太美了我也想要一个”之类。

这种习惯很快就延伸到自己的工作中,在审稿的时候会飞快地“一目十行”,基本上就像在找关键词一样,“我现在看不了大段大段的文字,所有稿子我都规定段落越多越好,最好一句成段,这也是现代人的阅读方式嘛。”宁愿说。作为一个电子杂志的主编,宁愿每个月订6份设计类杂志,都是大幅大幅的图,文字很少,但即使这样,也没有几本能从头到尾都翻完。

文_禾穗

拯救注意力
不要在下午时间进行多重任务。午饭后的劳累感,加上多任务的紧张,会给大脑带来过重的负担,可能会让你更加难以集中注意力,工作效率下降。

尝试冥想。现在流行的佛教和瑜伽中的冥想能在一定程度上帮助我们训练集中注意的能力,排除外界干扰。这项结果也得到了神经心理学研究的支持—冥想可以提高大脑及与注意力相关脑区的活动效率,有助于提高人们的记忆和注意力。

训练多任务从简单任务开始。澳大利亚昆士兰大学的神经学家Paul Dux发现,人们可以通过训练提高多任务的效率。他使用了一个非常简单的任务:寻找屏幕上的视觉目标同时念出单词。经过训练的人们可以更好地同时完成这两个任务,但人们还不清楚,这样的训练是否也能够帮助人们在复杂的多任务情况中得到提高。

控制减少自己的“多任务”倾向。著名的生活博客“禅习气( Zenhabits)”博主Leo Babauta给人们列出了几个小窍门:利用浏览器上的网页屏蔽和监控插件(例如firefox的pageaddict和timetracker)监控无关网页的使用;尝试每天或每周的“无网时”或“无网日”;关掉邮件提醒,每天只在固定的时间查看邮件;MSN设置为“隐身”模式,工作的时候减少闲聊……

来源《南都周刊》

共2 条评论。

  1. francis

    看似拖延的毛病真的严重了,严重到得可以的去改了,哎……

    1楼 
    回复

发表评论